五月十二日 凌晨五点零七分

总在凌晨写些东西
第一次不想长篇大论
这段感情失了衡 我累了 心痛了 想爱自己了
你从来不曾说爱我
我也不知道在你心里我有几分重量

罢了 还纠结什么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各自安好

你 我

四月五日 凌晨两点零一分

好像人总是在深夜变得精神得可怕
太精神的下场就是 闲着没事 手贱到处翻看
我其实很介意那个女生 虽然出现没多久
但是感觉比介意之前那位更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很少去注意之前那位
也看开了 其实她也不坏 希望她新生活幸福
可是为什么还容不得我缓口气 又出现了其他人
我也不知道你们真的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 或者?
毕竟分隔两地 跟你朝夕相处的不是我
我总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 特别是在拥有你之后
我看到那个女生搬家了 新家的墙漆颜色 窗帘花色都和你一样 尽管我知道那个租房公司很多装修大同小异 只是没想到 这么凑巧 我知道你们那套公寓有空房 也看到你说想买电饭煲以后自己做饭 我记得你只会那一个菜的 你说 让室友做喽 如果没记错 我去了那么多次 也没见你和室友见过几面 也从未有人开火
会不会是因为 多了一个女孩子?

当我她那条新家的微博的一瞬间 心脏感觉都停了一下
头皮发麻 甚至有点喘不过气
我记得她曾在周末非工作时间说她无聊
我记得你简短的喊她叠字昵称
我记得她经常在微博说自己单身
我记得她说想有个人抱着睡

对不起亲爱的 我一直都是相信着你的
只是我懂人性 我也比你更了解女生的想法
或许她什么都不图 或许大家都是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
累的时候 苦的时候 我都不能陪在你身边
或许是相互怜惜 或许是聊得投机
你会不会突然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瞬间 觉得这个女生很不错
会不会也会觉得 偶尔犯错没问题 只要大家都保密就好

对不起亲爱的 我好像已经冷静不下来了
我迫不及待的想快点到我来见你的那天
想敲敲隔壁的门 想见见你的新室友会是我想的她吗

二月二十八日凌晨一点三十二分

我真的是一个太敏感又情绪化的人
甚至于 矫情
但是感觉这是一个贬义词 所以一般不会这么形容自己
你知道吗 有时候真的快要因为你而被自己气死了
真的就是打从心里生气 那种咬牙切齿 浑身颤抖的愤怒
今天去沃尔玛顶楼的停车场拍照
一直遇到有车出来 再到后来被保安轮番赶走
心情特别差
晚上她生日我们去吃最爱的那家火锅
不知道怎么的一点食欲都没有 可能是对接下来的情绪有所预感了吧
和大家一起谈天说地聊未来 什么都说
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健谈的人 幽默又开朗
她们说好喜欢和我待在一起 一瞬间 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想着吃晚饭就赶快来见你 嘴硬说是要去打游戏
以为你会说来陪我 结果你说在家做事 那好吧
约人出来打游戏 结果对方也有事
心想好吧上天注定要我今晚来见见你
再次打给你 你说太冷了你穿的很薄 就不出来了 明天早上见我好吗 不巧的是明早正好我有事处理完应该中午了
我觉得很失落 也生气 明明家里有厚厚的外套 换上一件不就好了吗 换作是我 如果你说要见我 不管严寒酷暑 只要想着要见你 都不会犹豫的 在这方面 我永远都比你好
可能你也并不在意好不好吧 你只是觉得比起见我 还是暖暖的待在家里更好 嗯 那我会懂事的尊重你

总是一次次的让我失望 很多事不及以前他 他 或者 他对我的一半好 可是人就是这样 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以前信誓旦旦说着失望攒够了就离开 现在一天天的被打脸 这种火辣辣的滋味真让人不好受 呵呵
祝你好梦 晚安

二月二十六日的凌晨三点十一分

有时候 觉得 自己像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白天用中性笔在日记里写着一句句甜蜜的句子
回味着我们之间所有美好的片段
到了晚上开始自我拉扯
我说过 文字是最没有温度的东西
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敲打
不得不承认 打字比写字的效率高多了
但是 冰冷得不行 如果不是此时此刻躺在被窝里
我绝对不要伸出手来打字  在这个降温的夜晚
那些手写过的日记 每一个字都有我握笔手心的温度
所以看起来好像都是暖暖的 温馨的
一到夜晚 就像变了个人
又好像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哪有那么多用不完的乐观 也没有那么多开心的事
大家印象中的我都是很平和善良乐观又温柔的人
也有那么极少数的人知道我的脆弱苦难和自卑
只是我 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 不想给别人添堵
即使难过得要死 也一定会憋在心里告诉别人我OK的
我总觉得自己还不够苦 还没有遇到难的时候
我没有资格去伤心难过 世界上苦的人太多了
我问你 我是不是同情心泛滥 你说是的
那一刻我居然有点难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知道的 我的情绪总是来的很怪
总是大晚上莫名其妙的想哭
但是一想到自己不能哭出声来 就放弃了 太憋屈
为什么总有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
比如 有时候我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你了 但是却找不到分心的原因 你还是那么好 可是什么地方变了呢
比如 有时候我有情绪的时候你大部分时间并不能捕捉到 只是自顾自的聊你的生活你的工作 我只能附和你
比如 有时候我想听你说一句想我了可是你总不会说 我猜想你一定是害羞不好意思开口 后来想着大概你根本就真的没有想过我吧
再比如 有时候我希望你能慢慢的喜欢我 哪怕有一瞬间觉得如果失去我将会让你很难过都足够

这么自卑的我 你一定不喜欢
什么时候才可以自信的走在你身前
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再追着你的背影去生活

二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四十六分

又做噩梦了
梦见她来我店里 说了一大堆你们的曾经
我没反驳什么 只是说不好意思今天我们不营业
她走了 我有点晃神

然后她给你发消息 说我赶她走
说你跟我这样小心眼的人在一起一定不好过
说想你了 什么时候来找你
好像你们约好了要在成都见面
她撒娇 发了几条语音
但是你的微信却是在我手机登录的
于是我打开消息 一条条的听

你并不知道这一切
还说要回来陪我 一起住我们租的小房子
特别小 环境也不好 只有一张大床
你说无所谓 只要有我在 哪里都是家
然而我对你却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了

搞不懂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靠着自己的意淫编织出一个又一个让自己难受的梦境
每次哭醒都觉得好无力
你打电话叫我起床的时候我觉得很不真实
我们不是吵架了吗 怎么你会给我打电话
喔 原来那是梦 真实得令我伤心的梦

无论如何 我希望
你最好可以不骗我
我害怕 也讨厌

二月十二日下午一点十五分

原本标题是想叫做给亲爱的不爱我的你
想想还是算了 太矫情
你本就不爱我 何必再划出重点自我伤害

我花了五个月试着走进你
现在看来 一切好像都只是徒劳
我做的每一件事 不及她给你的一星一点
反反复复的看你写给她的东西
每一个字都像一根刺 扎得我生疼
可我还是选择逐字逐句的去看 去想 去体会

每天一醒来就是到微博看看你有没有发东西
然后就是来lofter看你以前写给她的文字
还有你们在一起时的每一张照片
之前一气之下把lofter in都卸载了
不想去面对 当作毫不知情
可惜女人的好奇心哪是说没就没的
于是不争气的又开始恶性循环

对于她 我嘴上说着我比她更好
可实际呢 永远都那么不自信
你说那个教会你怎么活的女人 就是她吧

觉得自己真可笑